女生安全教育

发布时间: 2015-03-16      访问次数: 509

女生如何補上安全教育課

  近段時間以來,女大學生失聯甚至遭遇侵害的新聞頻頻被媒體報道,引起社會的廣泛關注。根據教育部公布的最新統計數據,全國普通本專科學生中女生人數已佔51.35%,如何採取措施最大限度地避免此類事件的發生?當前,補上安全教育這一課刻不容緩。

女大學生安全意識高嗎?

  “我的室友通過微信‘搖一搖’認識了一名社會男子,最近他邀請我室友一起去爬山,我是不是應該勸她不要去?”近日,為增強女大學生的自我保護能力,重慶市南岸區檢察院的檢察官走進重慶工商大學進行安全教育宣講,在現場互動提問環節,大一學生小胡將自己遇到的困惑告訴了現場答疑的檢察官俞琬。

  “你應該委婉地提醒她,不可以和新認識的朋友到偏僻的地方去。”針對小胡的問題,俞琬建議,網絡的虛擬性,使得網絡比現實社會更復雜,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在網絡中盡量不要公開自己的真實姓名、住址、電話號碼等信息,盡量避免獨身見異性網友,即使見面地點也應選擇在你熟悉的、人多便於求助的公共場合,千萬不要去對方家裡或人少的公園等你不熟悉的地方。

  在這場活動中,檢察院針對不同專業的大一女生隨堂分發了200份調查問卷,收回186份。俞琬列舉了幾道題,稱從數據分析來看,大學新生安全防范意識還有待提高。

  “你出行會堅持選擇正規營業的載客車嗎?”40%的女生選擇視路程遠近而定,余琬認為這是明顯抱著僥幸心理。“一個人在寢室時,如果有推銷人員敲門要求進門推銷,你會怎麼做?”選擇馬上開門的女生佔33.3%,余琬說,女大學生對陌生人的信任值較高,能對他人信任值得鼓勵,但信任的前提是摸清對方底細。

  在對網絡交友的態度問題上,73.3%的學生表示一切隨緣,余琬認為,這說明對網絡交友的安全防范沒有引起重視。

  接受問卷調查的大一新生小劉,在“同租伙伴帶回異性朋友后離開”,她選擇“打電話叫自己的閨蜜過來玩”。她表示,以安全防范意識的思維來做這些選擇題,都容易選出正確的答案,可真正在實際中,遇到具體處境時,安全意識變得弱了。

  “在問卷調查中,大家的防范意識都很高,但這並不代表在實際生活中,大家不會被犯罪分子的花言巧語所騙。”余琬認為,應該強化學生的安全防范意識。

  根據全國高校保衛學會對全國13個省、直轄市76所高校的調查顯示,各高校刑事、治安案件的發生率、同比增長率、案件涉及的人員數量都在持續增長。從涉案情況看,社會不法分子主要侵害學生的人身、財產安全和學校重要固定資產安全。

  中國青年報社會調查中心曾經對千名大學生進行在線調查顯示,53.9%的大學生表示不會使用滅火器,70%的大學生沒接受過安全自救知識的培訓。

安全教育正在常態化展開

  連續多起的女大學生被侵害事件引發了社會的廣泛關注,記者發現,安全教育缺失的問題正在引起各方的重視,法制安全教育在各地不斷加強。

  四川省婦聯、省教育廳、省政府婦兒工委辦近日聯合下發通知,要求在全省高校女大學生中廣泛開展法制安全教育活動,幫助女大學生提高面對不法侵害時的應變能力。活動內容包括,通過課堂教學、講座、班會等形式,專門開展“防拐騙、防傳銷、防性侵、防盜搶”等主題安全教育活動,還以發生在校園內外侵害女大學生合法權益的典型案件為例,開展“女性維權”法制宣傳專題教育。

  據了解,在四川省教育廳的組織下,四川師范大學還將牽頭編制四川省大學生安全教育手冊,將法制宣傳、安全教育與實操演練融為一體的有效做法在川內高校推廣,幫助大學生牢牢繃緊法制安全這根弦。

  在採訪中,記者了解到,在很多高校,安全教育已經成為新生入學的“必修課”。在山東,青島科技大學新生報到首日,學校邀請武警戰士進校園,向大學新生尤其是女生教授防身術,以增強其自我防護能力。而在武漢,武昌理工學院近千名教師則聯合數千名女大學生編寫了“女生安全系列叢書”。

  天津教育部門通過校訊通、官方微博微信等途徑,提醒教育家長在關心孩子學習、考試之外,別忘了教孩子分辨善惡、警惕危險。學校與家長、警方建立了越來越緊密的信息溝通機制,在天津各高校都有就寢查鋪制度,一般學生失聯24小時宿舍長就會通知輔導員,輔導員與家長及時溝通,確系失聯,家長就會及時報警,讓警方及時介入。

  此外,各學校還加強安全知識的教授與演練,利用新技術、新手段改進安全教育模式,使其系統化、專業化,已成為安全教育的發展趨勢。比如,每年南開大學、天津大學等高校都會舉辦消防知識宣傳和疏散演習,天津大學還成立了安全教育培訓中心,以科學性、知識性、趣味性、互動性相結合的安全教育模式,努力提高師生的安全意識和逃生技能。

  但通過梳理,記者也發現,高校對大學生進行安全培訓,通常只是在新生入學、暑假前后等特定時間,並且大多數以書面形式告知,很多課程缺乏實際應用時的具體操作。很多女大學生希望學校能夠教更加實際的防范方法,以及遇到危險時如何逃脫避免傷害的具體方法,比如,如何與犯罪分子搏斗,如何轉化犯罪分子的心理,等等。

  重慶工商大學心理健康教育與咨詢中心負責人認為,對學生安全防范教育,要融入學生生活,教學生遇到相關情況時,怎樣做出正確的第一反應。

亟待建構安全防范體系

  如何最大限度地避免女大學生受侵害的惡性事件發生?中國人民公安大學犯罪學專家謝麗麗認為,剖析這類惡性事件頻發的深層次社會原因,構建安全防范體系,不僅僅是學校的責任,而是學校、家庭、社會共同的責任。

  謝麗麗指出,現在社會正處於轉型期,經濟高度發展,但很多公共服務跟不上,比如,目前高鐵周邊的基礎設施建設不配套,公共交通服務不足問題突出。在家庭教育方面,家長普遍重視孩子的智商、成績,不是很重視孩子情商的培養,以致於學生對社會的安全防范意識不夠。

  此外,謝麗麗認為,女大學生受侵害案件頻發,與社會上流動人口增多,貧富差異增大,人心浮躁,很多人人格出現偏差、圖謀不軌或報復社會有關。這些違法犯罪人員受過的教育極其有限,素質不高,法律意識淡薄,所以頻頻把毒手伸向女大學生。

  “事前打一針,勝過事后補9針。犯罪預防比事后補救更重要,要防患於未然。”謝麗麗指出,這些事情表面看起來是在大學生群體中發生的,但是大學生的安全意識是從嬰幼兒、中小學生開始培養起來的。安全意識是一種生活習慣,是一種通過不斷實踐和自我提醒而形成的面對危險的本能反應。家庭、學校和社會應成為安全教育的主要場所,政府、學校、家庭和社會要共同努力,構建安全防范體系,

  在家庭教育上,父母要從小培養孩子自我安全保護意識。不少家長有一種錯誤的心理認識,就是不想讓社會上的丑惡現象影響孩子的心理健康,所以有意無意地回避社會問題。但是,改革開放30多年來,社會環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很多環境並不像以前那樣封閉、安全,需要父母教會孩子去認識社會、認識環境的復雜性。否則,孩子根本不知道如何判斷自己已陷入險境,更不知道面對險境時如何應對。

  對學校而言,要努力將針對突發事件而開展的應急型、亡羊補牢式的安全教育,轉變為日常化、有系統的安全教育制度。從小學開始,開展安全教育,不僅要包括自然環境的安全教育,也要包括社會環境的安全教育。

  從更廣泛的角度看,政府要加強公共交通系統建設,為高鐵車站、飛機場等地方配套更便捷的交通服務,加強社會治安管理﹔社會各界也要發揮各自優勢,開展安全教育公益活動。

  謝麗麗說,一系列的女大學生受害事件,使得輿論對一些客觀存在的社會安全問題和安全教育制度的改進起到了推進作用,這種關注和改變能否成為長期的制度化安排,值得期待。